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天梭明星同款 >  正文
中科院物理所里的“网红”
发布日期:2021-11-27 12:37   来源:未知   阅读: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同学们呐,可别信这个话。但凡你学过电磁学,你就知道这句话是多么不科学。”

  几段短视频引发热议,短视频主讲人是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曹则贤,短视频的内容严肃又活泼,听起来是在讲生活和爱情,实际上在讲量子力学、电磁学、材料科学、化学、文学。

  这个老师教文学的吗?还是研究爱情?难道是在讲电磁学?曹则贤的真实身份是一个物理学家。他这样解释异地恋的电磁学原理,正负电荷之间的库仑相互作用,是可以被别的电荷屏蔽掉的,“设想一下,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在远方,他身边围绕着许多异性,你还觉得你们俩关系很好?我只能说,你那电磁学及格是老师的努力。”

  这样有趣的短视频还有好几段,视频里,这个55岁的博士生导师,头发花白,时而板着脸、时而咧嘴笑。他在讲台前缓缓踱着步,用最接地气的方式讲着高深的科学知识,台下的学生们不断被逗乐。比如,用光学原理来提高表白成功率,用动力学来解释变心,讲材料科学和黑客帝国的关系,讲不粘锅中的量子力学。

  这些短视频,从今年3月份开始,陆续登录中国科学院大学的官方抖音号“国科大”。网友们被曹则贤的博学和风趣所折服。有的感叹,终于明白了自己感情不顺的科学原理。有的悔恨,如果当初遇到这样的老师,就不会觉得物理枯燥。有的感谢,短视频让没有上过大学的自己听到顶级专家的讲座。

  而曹则贤本人却很低调,他说自己在学生们这个年纪,也迷茫、也郁闷。“我是来自安徽北部最贫穷的地方。村里的学校,一个会英语的老师也找不到。高中,才接触ABC。高考前,先回家收麦子。上大学,一个月生活费21块5毛钱。参加百科知识竞赛,不知道1982年世界杯是怎么回事,不知道巴赫的赋格曲是什么。看到高年级同学拿的书,居然没有汉字,这怎么赶得上人家?我经常愁,都神经衰弱了,愁下顿饭在哪?愁什么时候才能毕业?后来,特别幸运,考上了研究生。考试的成绩里,有老师给60分。所以,我特相信那句线分,不是你努力的结果,是老师努力的结果。”

  这段短视频里的自白,曹则贤从高考一直讲到他留学。他说,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网友们说,这是在不留痕迹地讲述深刻的道理。

  从2021年3月至今,国科大的抖音号上,发布了一百多条由曹则贤和另一个科普专家李轻舟主讲的实景课堂式科普短视频,几乎条条都是爆款。

  2017年的一天,曹则贤在好友聚会上提到,他在中科院教书十几年,发现科学院的大部分学生在选择了自己的专业后,就对其他专业的知识失去了兴趣。这种“专注”对于学生的成长未必是好事,因为很多学科的知识在底层是联通的,只有摒弃学科的观念才有可能成为博学的大师。

  那么,有没有可能在国科大组织个系列讲座,向学生们传递这样的理念?这个聚会上自然萌生的想法得到了在场所有老师的认同。

  2018年3月,经过精心的沟通和策划,这个系列讲座得到了科研处和宣传部的大力支持,正式在中国科学院大学雁栖湖校区上线,取名为“学不分科”系列讲座,由曹则贤和李轻舟在一周内讲10个主题报告。曹则贤老师的讲座经常是一讲两三个小时,却像说相声一样,一点点“入活”,越讲现场越热烈。

  讲座主持人吴宝俊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理论物理专业,现任中国科学院大学科协常务副秘书长,国科大本科招生组的成员。

  2016年,他在去一个贫困山村考生的家里家访时,发现学生家里用的还是一台黑白电视机,他突然萌生一个问题:什么样的科普方式可以有效覆盖这种需要乘车跑4小时盘山公路、再爬40分钟山才能到的地方?除了考生家里这台黑白电视,以及村子里新设的手机基站提供的网络信号,别无他法。

  此后,他开始频繁地和电视台、网络平台合作开发科普节目,并且将所有他熟悉的科学家推荐给各种媒体,曹则贤就是他力推的老师。他在十几年前读研究生时就上过曹则贤的课,如今把曹老师的课搬上了短视频平台。吴宝俊也因此被朋友们戏称为“中科院的人贩子”。“我经常将科学家介绍给媒体。但是,我不是经纪人,不会从中牟利。我只希望推动整个科普生态圈的进步。”

  国科大的抖音号,如今被网友们称为宝库。网友们希望能在短视频中看见更多像曹则贤这样的“宝宝”,学到更多有趣的知识。

  国科大的抖音号如今由吴宝俊所在的团队运营。2018年,吴宝俊注册了个人账号,一度拥有12万粉丝。“我也很爱看漂亮小姐姐跳舞。”而在调侃背后,他严肃地认为短视频平台会是最具潜力的科普阵地。

  2020年,吴宝俊被调入国科大新成立的科学技术协会秘书处,担任常务副秘书长,与宣传部联署办公,专职负责学校科普工作。他顺其自然地联合宣传部从事视频制作和媒体平台运营的同事,成立了融媒体科普实验室。利用自己申请的项目作为启动资金,购置设备正式开启了学校账号的科普短视频创作旅程。

  起初,国科大的抖音号涨粉很慢,一位同事善意提醒吴宝俊:“学校账号只有2万粉丝,而你的个人账号却有12万粉丝。”吴宝俊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如果单位的号粉丝不如自己的粉丝多,这在同事眼里看来很可能意味着自己没给单位好好干活。于是“求生欲望”强烈的他,放缓了自己账号更新的步伐,开始思考如何运营学校的账号。

  “国科大的抖音号定义为一个科普账号,这个账号上应当主要推送科普内容,而不是校园风景或者漂亮姑娘。一方面是因为科学院的校园文化是一种科学文化,而不是普通的校园文化。另一方面是因为视频平台上到处都是美丽的风景和漂亮的小姐姐,观众没必要非得到学校的账号上来看,我们还是应该追求一些有自身特色的内容。”

  这是吴宝俊对国科大账号的理解和期待。而在2021年新学期一开始,国科大把曹则贤推了出来,就是本文开篇所讲的故事。“很多人不相信,在短视频平台这样的大众娱乐平台上放讲课的内容会有人关注,但事实证明,只要内容好,讲课的短视频也一定会有很好的传播度。”

  学不分科系列短视频,点击量最高的超过一个亿,而曹则贤讲述自己求学经历的自白,时长八分半,点击量两千万。吴宝俊说到这里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紧接着话锋一转:“运营学校的科普账号是一种公职行为,有了学校的支持,有专门的岗位运营,就不用担心可持续的问题,相信我们会越做越好。另外,虽然我自己的账号一直在不停地掉粉,但截止到今年11月,国科大账号的粉丝已经突破60万了。”(记者 孙毅)